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邰方邰】关于晚餐这件小事

灵感来自@高冷爱哥 两个sb一起吃饭简直……唉。


无差,甜。


**


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而看着他的脸,我就够饱了。


**

方木约邰伟出去吃饭的时候,邰伟怔了三秒钟,差点把烟屁股吃下去。方木见状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双手环抱在胸前,声音冷冷淡淡的:“你去不去?”


“去,去,肯定去。”邰伟应声把烟屁股扔到了地上用鞋尖捻灭,似乎是为了缓解兴奋而搓了搓手,“去哪儿吃?”


“EUR。”方木抿直嘴唇又缩起,最后微微张开,清晰地吐出三个字母。


哦,那家店邰伟知道,一家很有名的西餐厅,买的无外乎是披萨牛排意面云云,小朴好像还提过那儿甜品贵得要死。怎么想都是恋爱中的青年男女才会去的地方,搞得他直摸不准这小孩的心思。


这个……算不算是约会啊。


邰伟走着神,没注意面前的方木脸色都沉了下来:“你不去就算了。”


“不哎谁说我不去啊,去,去,几点?”他赶紧慌慌张张又应了一声,双脚合拢磕了一下鞋跟。


“……七点,你去学校接我。”


“妥嘞。”


**


邰伟脚蹬着随时可能熄火的小摩托停在藤大校门口,从夹克衣兜里掏出烟盒,磕出一根以食指中指夹稳,另手从对侧的兜里摸出打火机,熟稔地摁出小火苗点着烟头咬在嘴里。吸,吐,吸,吐。没怎么过肺,他的烟瘾还没上来,也就是随便消磨消磨时间。


方木准时出现在了涌出校门的人群中,黑衣黑裤一身低调,他低着头走得很缓,看到邰伟时显然惊了一下,好像完全没想到他会准时到达。


“哟这边儿!”邰伟没注意到方木的表情,高举手臂向他示意。方木点点头嗯了一声走近了抬腿跨上小摩托,犹豫了一下装作很自然的样子用双手圈住邰伟的腰。


“慢点骑。”


**


他们到达餐厅时刚刚七点一刻,邰伟挠了挠被吹乱的额发,拍了拍仍在自己腰间的小臂:“下去吧,小子。”


方木大概是迷迷糊糊睡着了,小声咕哝了一句含混的话,松手跳下了摩托。邰伟回身锁好车,看着小孩儿有点困倦的模样,笑意更浓,伸手用力搓了搓他整齐的头发。


“走。”


说着邰伟就揽上方木的腰,半搂半推地一起走了进去。


**


邰伟坐在舒适的皮质沙发上,身体却不太舒适。这地方太拘谨了,早知道就应该撺掇他换个地儿,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在心里唉声叹气。


方木熟练地点好餐,看着邰伟放不开的样子,忍不住翘了翘嘴角:“邰伟,你紧张。”


“唉,你不能怪我呀?”邰伟握住一张餐巾纸,又松开,“老人家哪能受了这地方。”


方木没由来地感到一点失落。


“不过,看你就够饱了。”


……老流氓。


**


饭局过半,邰伟不得不摸着肚子感叹这孩子真是不能貌相,这么能吃。此时桌上已是一片狼藉,一旁的服务生见状便走了过来,礼貌地询问是否可以拿走空盘。邰伟摆了摆手示意随便。


桌子空掉不少后,邰伟想继续吃点儿什么,却没摸到叉子。


“我操,她把我叉子也收走了。”邰伟低头看到自己面前只有一把小刀,一拍脑袋,他刚刚把叉子搭在了空盘子边儿上,想必是那服务生给一起拿走了。


他正愁着接下来怎么吃,对面就传来了方木低低的笑声。


“傻逼。”这小子,怎么骂人都这么好听?


邰伟心一横,拉下老脸憋出一腔委屈,仿佛那服务生抢了他什么宝贝地叫了一声:“木木。”


“……”方木割下一小块鸡肉塞进嘴里,咀嚼。


“……木木。”


邰伟看到方木握着钢叉的手紧了紧。


“……闭嘴别说话,我喂你。”


邰伟心满意足吃完了这顿晚饭,心里想的是回去要把家里的筷子都扔了,只留一双就好。


-end-


评论(20)
热度(72)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