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邰方邰】花瓶

*无差

*日常小段子

*甜到ooc(走开

**

俗话说的好,长得好看没用处的就叫花瓶。

于是邰伟笑嘻嘻地搂着方木问,木木啊那你是不是花瓶?

我要是花瓶,你顶多就是一泥罐儿。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

是相逢何必曾相识。

噢,噢。我读的书少,你没骗我吧?

邰伟。

哎!

滚。

得令。

**

如果去掉破案的才能,方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点花。

花瓶的花。

比如,他不会做饭。严格来讲是会做一道菜的,那道菜就是炸厨房。

男人不会做饭没所谓的吧?反正将来都是要结婚的。以前方木是这样想的。

万万没想到他会遇见邰伟,并且在一起了。

人艰不拆,得过且过吧。方木感慨万分,斜向上四十五度角看天。

**

方木在一个多月前答应了邰伟同居的要求,从宿舍搬到了邰伟家里。

邰伟的衣柜,邰伟的饭桌,邰伟的沙发,邰伟的电视,邰伟的床,一切都是他的。而现在开始,就是他们俩的了。

方木拍拍床垫开邰伟的玩笑,问他有多少女人在这张床上睡过。邰伟打着哈哈不予回答,推着方木去参观洗手间。

**

今天的晚饭是红烧肉,邰伟在厨房里忙活,方木就坐在饭桌前握着筷子敲了敲瓷碗。

“邰伟,饿了。”

“哎马上来马上来!”他的声音和抽油烟机的声音混在一起,偶尔还会有油滴迸溅的声音。方木听得开心,单手撑着下巴抖着腿踩拍子。

这应该是什么感觉呢,看老婆下厨?

......呕。

食欲全无。

一边等晚餐,方木一边想起了前些天——同居一个月纪念日的时候。

**

那天方木破天荒提出了要给邰伟做一顿晚饭,邰伟高兴到买了十来瓶啤酒,说要庆祝庆祝。

方木打开冰箱看了眼,跟邰伟说要去买菜。

邰伟说好,我陪你去吧。

**

两个男人一起去挤菜市场其实是一件挺搞笑的事情,尤其是邰伟还在旁边吵吵个不停。

“木木,那边儿的香菜比他家便宜三毛!”

“木木,你看那个老头长得像不像老邢哈哈哈!”

“木木......”

“烦死了,邰伟闭嘴。”

**

拎着花色不同的塑料袋往回走时邰伟问方木他打算做点啥,方木答道,看情况。

邰伟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

好嘛,我就知道是这样。

......没把自己搭里就行了。

方木你告诉我那个黑成炭的东西是炒鸡蛋?

还有你为什么没放米就插电?!

方大神探您哪屋里歇着去吧,我怕没命。

最后还是靠邰伟烧了一桌好菜,方木连连夸他贤惠。

**

“如果要我选择一种死法,那我选吃他做的炒鸡蛋。”

-end-

评论(11)
热度(67)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