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邰方邰无差

*幽灵设定(一点都不灵异...

*真的是甜

00.

方木的脑袋窝在臂弯里,下面还压着一摞卷宗。他趴在桌上睡着了有两三个小时,脖子很疼,坐直后他不得不用手帮助着缓松肌肉。

今天是邰伟死后第三天。

01.

方木抱着卷宗看了整整三天,论文却一笔未动。脑子早就乱成一锅粥,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大脑一直叫嚣着渴望得到休息,彻底的、永久的休息。

这一次他清晰地感受着死亡,没有幻想,可还是沦陷。

他用双手紧紧抱住胀痛的头颅,用力,再用力。

“哎哟喂,你怎么这么消沉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脑后。

理智告诉方木不能相信这个声音,但他义无反顾地回头。

——除了仍在熟睡的杜宇,没有别人。

方木深叹着站起身,两块紧邻的膝盖骨互相摩擦发出明显的声音,提醒他已经坐得太久了。

而那家伙又开口了:

“嘿嘿......你看不到吧木木?我在这儿呢。”

02.

方木用五分钟的时间了解了现状,又用五个小时接受事实。

邰伟死了,但他,呃,怎么说比较好?

变成鬼了?反正是那个品种的,非要分个界门纲目方木也说不出。

拜托,他钻研的是犯罪心理学,这灵异事件可不是他的领域。

“阴魂不散。”方木埋怨他,嘴角扬起微小的弧度,眼底被窗口透进来的夜光映得时明时暗。

“早跟你说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哈。”

“随你的便。”

方木抬起手臂,与空气相拥。

03.

这样存在的邰伟,真的不是自己的臆想吗?方木自己也不知道。

他看不到邰伟的脸,摸不到他的手,只有声音会时不时响起,有时是在清晨他被邰伟吵醒,有时是夜晚邰伟陪着他熬夜。

真的是邰伟吗?

04.

自幽灵的声音响起,又过了七天。

方木在熹微的光芒里,看到了一个透明的人影。看起来是个男人的影子,发尾处微微翘起,两只脚搭在他的写字桌边。

他看不见他的脸,但他觉得,他应该是在笑吧,很得意的那种。

方木悄悄从被窝里钻出来,轻手轻脚走到邰伟的身后,无声地拥抱。

他的嘴唇动了动。

我爱你呀。

05.

幽灵邰伟就这样随随便便住进了方木的寝室里,晚上和方木挤一张床。

方木很不开心,说邰伟你会吸走我的阳气的。

邰伟说没事,我是好鬼。

“鬼才信。”

“我说啥就是啥,哥还能害你不成?”

好吧,算你赢。

-end-

我突然有点忐忑,到底够不够甜?

评论(5)
热度(38)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