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哨向AU】老师老师我要挂科了07-08

*互攻

*强强

*师生

*情到深处自然有肉

07.

九点三刻,方木站在刑侦科A组门口时被里面扑面而来的哨兵气息晃到了神,他咬着嘴唇加强自己的精神壁垒,在心里把这些可恶的哨兵祖宗三代骂了八遍。

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正要踏进一只脚时就听到紧里头一声嘹亮的“木木”,吓得他把脚又缩了回去。

邰伟在里面冲他招手,看起来嬉皮笑脸毫无怒意,可方木知道:就是这个看似老不正经的男人,可能已经看穿了自己的秘密。他只好硬着头皮穿过哨兵堆走到那张靠窗的桌子前,点头示意:“邰老师。”

“哎方班长,”邰伟还在笑,靠着转椅椅背抬起两条长腿交叠搭在桌边,“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方木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糟糕。

满屋都是强硬的、迫使他屈服的威压,他们也许只是互相之间较劲,甚至只是正常时威压就具有这样的压迫性。

对方木来说这很糟糕,他不知道自己的壁垒还能支撑多久。

唯一让他感到一丝轻松的是,面前这个男人,他的威压还算温和内敛。方木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邰伟在照顾自己,总之他不会感谢他,因为他是向导而他是哨兵。

“放松啊小子,”邰伟把方木脸色的变化都看在眼里,笑意更浓,倒也没想继续为难他,把自己的领域扩大些许替他抵了一些威压,“别怕。”

邰伟心说他还小,谁跟小孩儿认真呢?反正这孩子挺有意思的,我又无聊得直要长毛,就当调戏调戏吧!

方木感觉周身的压力明显变小了,结合邰伟那个一语双关的“别怕”,他不由自主扬了扬嘴角。这个几不可察的笑容没有逃过邰伟的眼睛,开玩笑,哨兵的五感可不是盖的。

邰伟放下双腿直了直腰杆,从桌上抓来一本卷边的册子推给方木:“你们的课表,回头叫同学们都选完再给我报上来啊。”

“以后伟哥罩你,甭担心那些有的没的。”

“帮哥打杂就行了。”

……方木立刻收起了上一秒小小的感动。死性不改,就这样还来做人民教师,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学生的。

“当然,要是我猜错了,”邰伟斜着嘴角盯着方木看,“你也可以现在调头走人。”

很遗憾,方木知道他猜的八成都是对的,就算他还没猜到自己是个向导,也至少该猜到自己和那些哨兵不一样。

“哎,你怎么不说话,哑了?”

方木翻个白眼,无声地骂他傻逼。

08.

下午两点,新生摸底测试。

方木心里有点犯嘀咕,理论考试当然不成问题,重头戏是三点开始的体能测试,长跑攀岩什么的随便来一样都够要了自己老命。

怎么办?

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词是:邰伟。

明明还没见过几次面,自己已经要开始依靠一个哨兵了吗?

还有,他会帮我吗?

憋着一肚子情绪的方木飞快地答完了卷子,奔向楼下正在检查体测场地的邰伟。

“邰伟!”

听到自己的名字,邰伟头也不抬地吼回去:“叫老师!”

“邰老师。”

邰伟想自己真是拿他没辙,一叫老师就认怂,他回过头看见的是一路奔跑过来正在调整呼吸的方木,莫名其妙摸了摸后脑勺:“你有啥事儿?”

“……体测。”

“啊?”邰伟怔了一瞬,恍然大悟,“哦,哦,我知道了,没事儿甭怕啊,有我呢!”

“……谢谢。”方木手掌撑着膝盖,低声道谢,语气有些僵硬。

这一声倒是给邰伟听爽了,走过去揽着方木肩膀傻乐呵:“别急着道谢啊,这是要你拿东西来换的。”

方木皱眉,推开凑近乎的邰伟:“拿什么换。”

“这样吧,你看你以后肯定不止一次需要我帮你过体测,你也知道,体测挂科你就得卷铺盖回家了。”

“我可以保证让你蹭个60分,你呢,就乖乖给哥打杂吧哈哈哈!”

“好,现在我要喝可乐,小卖铺在那边,快去吧。”

方木挑着眉毛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老哨兵跟自己傻笑,他嗤笑出声:“可乐杀精,老师。”

“死小子你说啥,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于是方木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可乐杀精,老师。”

-tbc-

早上爬起来更新,好困。

预告一下第一发肉,先邰方后方邰的两回合,到时候我分开发,照顾不逆cp的小伙伴~

改几个错字(

评论(8)
热度(30)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