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哨向AU】老师老师我要挂科了05-06

*互攻

*强强

*师生

*情到深处自然有肉

*邰哨方向

05.

宿醉的邰伟是被亮醒的,他翻身背对窗户扯过被子蒙起头:“靠,又忘拉窗帘了……等,现在几点了啊?”

他闭着眼睛在枕边摸索手机,最后在床缝里扣出来了那部砖头,一看时间,九点一刻。而九点半班会开始,他必须立刻起床洗漱还得用跑的时间才勉强够用。

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从头到脚一丝不挂,只有被子卷在腿间遮羞。他翘起一只脚继续闭着眼睛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条花裤衩套上,又在床上翻找起衣裤。

举着牙杯牙刷洗面奶到水房时是九点二十分,他接水涮涮牙刷,挤上牙膏捅进嘴里。

嗯……?

“呸,呸呸!”这他妈是洗面奶啊。邰伟心里暗骂了句娘,今天黄历就不宜起床。吐干净洗面奶之后他重新挤上牙膏,又闭上眼,开始刷牙。

待他收拾成一个衣冠禽兽,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但这对邰伟来讲不算什么,他是个哨兵啊,体能分分钟秀起来。

跑到教室门口时他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能听见里面的小鬼们还在吵闹,邰伟停下整理了一下吹乱的头发,拎着夹克衣襟抖了抖,推门进去就冲着他们吼:“给老子安静点儿!”

回应他的是鸦雀无声。邰伟摆出一张凶脸瞪视他们,内心却在庆幸还好没有立棍儿的熊孩子,看着都挺乖的。

他扫视一圈,在教室后排的角落地发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哎哟,这真是缘分了,邰伟冲他抬抬眉毛,方木盯着他看了几秒,撇开脑袋没搭理他。

咋就这么冷淡呢。邰伟走上讲台拿起花名册卷在手里敲桌子:“那个——我叫邰伟,打今儿起就是你们班主任了,也是你们刑侦科的教官。哥告诉你们,别老记着自个儿以前那些光辉历史了!在我这儿你们连个兵都还不算,先收收锐气啊。”

“行,废话不多说,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认认脸。”邰伟左手握着花名册敲自己右手掌,走下讲台用纸筒指着门边第一座的同学,“就从你开始吧。”

那个男生慌忙起立:“呃,好的,我叫……”

邰伟掏了掏耳朵一个也没认真听,直到那个一身黑的小哨兵站起来,吐出两个字:“方木。”

邰伟低头看了眼花名册,食指在那个名字上划了个圈。

06.

同学们都做完了自我介绍,邰伟转身打了个呵欠撑着讲桌:“都说完了吧?那我选个班长啊。”

他扬起嘴角,指着角落点了点:“就方木同学了,大家没意见吧?”

底下小鬼们面面相觑,他们也是刚刚见面,没什么交情,就算有,谁也不好跟老师叫板啊。这很正常,邰伟押的就是他们这种顾忌,不过那小子竟然没跳起来拒绝,这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能就这么同意了?这不应该啊。

邰伟向方木的座位走去,同学们的目光随着他的脚步缓缓向后移动。

“喂,方木同学。”他双手撑在方木的桌子上,居高临下俯视他。

方木闻声抬头,邰伟看到了从他耳侧顺下来的白色细线。

好小子,老子紧赶慢赶过来给你们开班会,你在这儿塞上耳朵听歌?邰伟怒极反笑,扯着他的耳机线弯下腰贴近方木:“这位同学,老子刚刚说的你听见没?”

方木的眼神在邰伟身上停留了一秒不到,唇线抿得直直的:“没。”

邰伟嘴角一抽,松手改为狠狠扯住方木衬衫的领子:“很好。”

他一甩手,扭头对着同学们拔高嗓门:“行了行了大家散了吧!”

“你小子,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邰伟一拍方木的桌子,抬脚就走。

“老师。”邰伟脚步一顿,心下暗爽:哎哟,打算求饶了?

“我不知道你办公室在哪里。”方木说完,站起身从邰伟身侧的空当挤过去,走到邰伟面前,“老师再见。”

“哎!”邰伟刚想拦他,第一次见面时那股寒意再次攀上脊骨,但他正在气头上,自然没上次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伸手使劲扯住方木的胳膊,贴到他的耳边压低声线,“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别摊上我教你?”

“刑侦科办公组A,靠窗那张桌。”

“你要是不来,以后在T大也别想混了啊!”

“你真以为我看不穿你那点儿小伎俩?”

最后一句话邰伟是贴着方木的耳根,用他人都听不到的声音说的。

方木心口一紧。

-tbc-

刚发觉排版不太正常,改一下。

QQ841686627,欢迎同好&语c用户,有单独分组哟!

评论(6)
热度(32)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