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哨向AU】老师老师我要挂科了03-04

*互攻

*强强

*师生

*情到深处自然有肉

*不是双哨兵

03.

方木赶到寝室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十分,男寝215,他站在门口确认的时候习惯性地放出精神触角探了一圈,没有碰触到哪个哨兵的精神领域,这才放下心推门进屋。

这个房间的位置还不错,采光很好。透过窗户可以看到T市的向导塔,方木的目光在与那座建筑相碰的瞬间收回,和他敏感的精神触角碰到哨兵强大的精神领域时一样。那座高塔将向导们如罪犯般关押,尖锐的塔尖刺入云层,也无法诉说失去自由的痛苦。

如果被发现性别觉醒为向导,就意味着失去下半生的自由。和哨兵结合,或者作为未结合向导四处奔波去安抚战场上情绪不稳定的未结合哨兵,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离开塔的办法了。

方木紧紧攥着箱包拉杆,垂着脑袋,半张脸都被头发挡住了光,只能看到他的嘴唇开阖,声音轻且低落。

“怎么能去过那种日子。”

该让那些骄傲的哨兵知道,我不需要他们的庇护来苟延残喘,甚至还可以毁掉他们的领域,让他们沉睡到死亡。

而这是因为我是向导,所以才能够做得到。

他深呼吸了一次试图来稳定情绪,作为一名出色的向导,他向来不会自乱阵脚。肩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个哨兵的温度,不凉不热,方木觉得这让他的体温上升得刚好。

那个哨兵很怪,他的精神领域并没有T大教官的感觉,怎么说,虽然具有相当的压迫性,但很温和。他的气味也缠绕在鼻腔里不愿消散,那是种淡淡的烟味,还不至于刺鼻难闻。

方木感觉得到那里面还有另一种味道,他应该曾经拥有过一位向导,而如今却是未结合状态,那原因只能是那位向导牺牲了。

与心灵相通的另一半突然断开联系,那是怎样的感觉呢?

方木莫名地对那个拦路教官提起了兴趣,下次见面,好歹问问他的名字吧。

04.

吃晚饭时邰伟喝了酒,把自己在校门口遇见熊孩子的事情给所有人都讲了一遍,而且是见着一个讲一遍,都不嫌累的。

“特别装逼,穿一身黑风衣,那叫他妈一个骚气啊!”

“哎哟可他妈目中无人了,见着我都不问声老师好。”

“低头走路一脑袋就撞我身上啦。”

“脸还挺好看的。”

......

旁边坐着的大壮小声提醒:“伟哥,跑题了。”

邰伟就昂起头,灌一大口酒,一巴掌招呼到他后脑勺上:“你他妈懂啥?”

大壮捂着后脑勺迎难而上:“伟哥,你讲第三遍了......哎哟疼别打了我不说话了。”

而小米早就移开视线吹起了口哨,装聋作哑卖瞎。

“我跟你们讲啊!今天开学典礼的时候......”

真要烦死个人了,小米低头扒拉两口米饭,不再去听他伟哥的叨叨,而是幻想起明天是不是能碰见几个美女新生,要是分到伟哥的班教就更好了,嘿嘿嘿嘿!

没有人注意到他越笑越淫,显然,比起因迟到错过典礼的小哨兵和一个小教官无伤大雅的脑内幻想,教官们对晚饭更有兴趣。

嗯,这土豆丝儿不错,再多点醋就更好了——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遇见那个小哨兵,邰伟拎着酒瓶有一下没一下地晃,一边打呵欠一边和大壮划拳。

没多久他就喝没了一瓶,把酒瓶捶在饭桌上时邰伟恍然间发觉了一些不对劲。

那个小哨兵的威压,好像和自己见过的所有哨兵都不太一样。精神威压多是哨兵用来压制敌人或彰显自己能力的,前者肯定是要强硬,后者也多少是有些压迫感的。可他的威压却好像能够直接穿透别人的领域,否则在自己的领域里,他一小哨兵,还能放得出来威压吗?

等等,穿透领域,这好像跟向导的精神攻击差不多啊?

这小子,果然有意思。邰伟摸了摸胡茬,眼睛眯成一条缝,掩饰情不自禁流露出的猎人一般的眼神。

要真摊上老子教你,看我玩儿不死你的。

-tbc-

除了林昆所有人都没死的后台操作~

单纯产糖,莫太认真。


QQ841686627,欢迎同好&语c用户,有单独分组哟!

评论(10)
热度(34)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