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烧酒

※绿谷黑
实力切吹&胜吹,cp向切爆切无差。

【哨向AU】老师老师我要挂科了01-02

*互攻

*强强

*师生

*情到深处自然有肉

01.

又是一年一度T大新生报到的日子,年轻的哨兵们三两个结伴同行,他们走在初秋下午两三点仍然火烫的日头下,谈笑风生。

T大,全国排位名列前矛的哨兵学校,这里有最顶尖的教官资源,他们培养强大且忠诚的战士,而T大的毕业生也无不是优秀的士兵。

邰伟在T大工作刚刚两年,按理来说他手底下这批学生还没毕业,不应该被派去带新生,可领导都他妈是脑残,非要给他揪去训新生,他也没什么办法。这会儿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他压根就没想去,反正去了也是睡,浪费人生。三步并两步奔上礼堂天台——他常来这儿偷偷抽烟——屈臂撞开锈迹斑斑的铁门,挺胸吸了一口还算清新的空气,但他却好像嗅到了令人心安的烟草味。

废话,天天来这抽,能不条件反射么。自嘲似的扯扯嘴角,点了根烟以双指夹住吞云吐雾。

唉,不知道又会被分到些什么样的小鬼,算了,不管什么样,反正都是难搞的。

倒是不能怪他们。邰伟一边抽烟一边斜着眼睛往校门口瞟,典礼已经开始了,他好奇会不会有学生会在报到第一天就迟到,给未来的老师们一个下马威。这些小孩啊,从小就样样都高人一等,觉醒后更是如竹高升,稍加训练就能拔高一大截,他们桀骜不驯,也是有资本在先。

这样骄傲的小鬼,邰伟懂得很,他们不止是自负而已,自尊心也是高到爆表,所以这份执念不允许他们做出“迟到”这样有损身份的事情。说实在的,他也没指望会看到人,也就是为抽烟找个借口而已。

就在他盯累了,打算换个地方坐着好好悠哉地抽会儿烟时,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缓缓移动到了校门口,他立马打起了精神。

“我操,还真他妈有熊孩子第一天就迟到!”他有些吃惊,又抽了一大口烟,“有意思......老子下去会会他。”

说完他把烟头摁灭在天台栏杆上,拍拍裤腿跑下楼。

02.

方木拉着箱包,原本踱着的缓步停止在T大校门口。

就是这里了,自己要读的......哨兵学校,哨兵啊。方木低着头轻声嗤笑,像是不屑,又像是嫉妒。

对门口收发室内的保安大叔点头示意,又继续缓步前行。他低着头看鞋尖,毫不在意外人评价极高的T大银杏路的好风景,只顾踩着坚硬的柏油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走着走着突然撞到了东西。

“对不起。”方木淡然开口,退开一步微微鞠躬算是道歉,实际上却连正眼都没看那人一下就打算绕开继续走。

在与他擦肩时,一只手掌按住了自己的肩膀,方木皱了皱眉。

“哎我去,迟到了还这么不长眼,一个对不起就够了?”邰伟把脖子扭得咔咔响,扬着眉毛的样子不像军人,反倒略像个地痞流氓。

真有意思。邰大教官释放威压,本是打算压着点毛头小子别让自己占劣势,可这小子身边却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并不像那些个精神领域恨不得有多远伸多远的嚣张后辈。

但他肯定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他并不张扬,但邰伟却感觉不到他的领域边缘,这个年轻哨兵应该有着极强的精神控制力。

完,又是个难搞的主儿啊——

正满脑子跑火车的邰伟忽然脊梁一冷。

“放开。”小哨兵收起威压,只留下了这一句话,就拍开邰伟的手快步走开。

真有意思。邰伟挠了挠自己卷起的发梢,没由来地笑了起来,对着那个黑黑的背影喊:“可别摊上我教你,臭小子!”

不远处的方木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在下个拐角处从邰伟的视野里消失了。

-tbc-

没有捉虫。

就是想产糖而已。

评论(13)
热度(45)

© 一壶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